新聞總覽‎ > ‎

珍藏藝術 生命中的美麗邂逅~輔仁牙醫診所院長曾煥井醫師專訪

(記者吳佳憲、陳奕夫/台北報導)

在凡事講求效率的功利主義氛圍下,藝術工作者需要更多的掌聲與表演機會;而護持、贊助藝術工作者的人,則需要更多的感動與堅持。輔仁牙醫診所醫師曾煥井醫師,20年前買下本土印象派畫家李正郎的第一幅畫作,正式踏入藝術品收藏家的領域。並在民眾日報記者張瑞欽的邀請下,成為「野狗會」成員,每月各贊助李正郎五千元生活費,讓畫家能毫無後顧之憂地從事創作。

機緣巧合 收藏生平第一幅晝

談到與新銳畫家李正郎結緣的經過,曾煥井醫師感性地說,「一切都是已故陶藝家陳國能先生的『牽成』。」曾醫師說,20年前,診所剛重新裝潢好,當他正為擺飾躊躇時,他的好友、已故陶藝家陳國能慨然出借陶藝品給診所展示,獲得很大的迴響。這個經驗讓曾醫師見識「藝術與醫學結合的『力量』。」在陳國能的介紹下,曾醫師認識了剛踏入畫壇,為了理想一邊作畫一邊打零工補貼家用的新銳本土畫家,筆名「野狗」的李正郎先生。

曾醫師說,在遇到李正郎以前,他對藝術鑑賞一竅不通,只覺得他的畫作「與眾不同」,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既有印象派的風格,也有本土派的氣氛。對當時的他來說,每晚十點下班以後最開心的一件事,就是開車到陳國能的工作室,分享彼此在藝術鑑賞領域的心得,並關心李正郎的創作進度。後來曾醫師不但買下李正郎生平第一幅公開出售的畫作,還加入以民眾日報記者張瑞欽為首組成的「野狗會」。

成立野狗會 以實際行動資助藝術家

曾煥井醫師說,「野狗」是李正郎作畫落款用的筆名,在民眾日報記者張瑞欽先生的邀集下,幾位對「野狗」畫作深具信心的人,以10人為單位,組成二年一屆的「野狗會」。每人每月資助五千元給「野狗」李正郎,集合起來就有五萬元;代價則是,李正郎必須在二年內各回饋會員們二幅畫作,「儘管會員們都沒有催促李正郎的意思。」曾醫師強調,但當時已有妻室的李正郎,卻像是為了報答「伯樂」的恩情,拼了命的從事創作,將畫作毫無保留地貢獻給野狗會成員。

曾煥井醫師回憶,野狗會於1993年9月26日舉行成立大會,由於找不到合適的地點,他還特地向當時仍位於新莊中正路上的台北縣牙醫師公會商借會館場地。曾醫師說,野狗會成立的那十年間,恰好是李正郎在畫壇上展露崢嶸,逐漸發光發熱的重要階段。如今李正郎已在藝術界佔有一席之地,他很幸運能參與野狗會的運作,培養、見證一位畫壇新秀的崛起。

曾醫師說,「野狗會」歷經5屆、10年的時間,逐漸探索出一套固定的運作模式,後來也以相同的方式提攜後進,名稱則因人而易,如大嘴會、山腳會、OE會等。曾醫師強調,收藏藝術品看似附庸風雅,成本極高,其實每個月幾千元的支出,一般上班族都負擔得起,而且藝術作品保值性佳,不但可以欣賞、珍藏,也可以做為理財的工具,投資報酬率極高。

擺設藝術作品 有助抒緩患者情緒

讀者或許會問,在診所擺設藝術品,除了美觀以外,能獲得多少「實質利益」呢?曾煥井醫師強調,國內民眾生活步調緊湊,往往在牙齒痛得受不了的時候,才會挪出極為有限的時間,前往牙科診所看診。在候診室或診間裡擺設畫作,有助於抒緩患者焦躁的情緒,甚至曾有患者告訴他,到他的診所看牙齒是一種「享受」,讓他倍感溫馨。

自從曾醫師買下「野狗」李正郎先生第一幅公開出賣的畫作以後,20年來,診所裡收藏的畫作已超過50幅,天花板也仿造美術館彩繪大塊面的油畫。愛畫成痴的他,甚至將診所後方的第二候診室,規劃成小型展覽室,供藝術家展覽之用。濃濃的藝術氣息,也成為診所的一大特色。

曾醫師說,由於診所裡擺設的畫作均為真跡,曾有多位美術系老師建議他統一收藏在藝廊裡,以利管理,並避免遭竊,但都被他婉拒。曾醫師解釋,牙科臨床工作是枯燥煩悶的,長期與藝術品為伴,無形中也會要求自己,製作的每一顆假牙必須要像「藝術品」。此外,他所收藏的藝術品以李正郎先生的印象派畫作為主,印象派在光影處理上有獨到的一面,對於臨床比色的辦識能力,產生很大的幫助。(文字/吳佳憲;剪輯/陳奕夫)


美輪美奐的第二候診室,現已成為藝術家展示畫作、舉行小型座談會的閱覽室。

診所牆上懸掛多幅畫作,均為真跡作品。

抬頭望向診所天花板,美輪美奐的印象派畫作隨即映入眼簾。

輔仁牙醫診所院長曾煥井醫師玉照,牆上懸掛的畫作,為「野狗」李正郎先生的畫作。

曾煥井醫師/學經簡歷

中華民國植牙醫學會理事
中華民國審美牙醫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牙科植體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牙科植體學會會員
前恩主公醫院主治醫師
輔仁大學EMBA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士
輔仁牙醫診所負責醫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