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荒野行腳千萬里~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李偉文醫師專訪

(記者吳佳憲、陳奕夫/台北報導)

走進李偉文醫師位於三重市湯城園區的牙醫診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小型的圖書室,訪客必須沿著陳列兩旁的書櫃往裡走,才能進入診間。現場沒有刺鼻的藥水味,反而瀰漫一股淡淡的書卷氣。在國內生態保育界佔有重要地位、義工人數超過一萬人的「荒野保護協會」,就是在這間充滿文藝氣息的牙醫診所裡設立。

緣起 從十五年前的一場邂逅談起

「過了6月25日,『荒野保護協會』就滿15周年了。」談到成立協會的緣起,現任榮譽理事長的李偉文醫師說,他從以前就經常覺得自己人生缺了一塊,但究竟少了些什麼,卻一直是個模糊的影像,這也促使他在10多年前,在社區裡成立讀書會,交換彼此的生活點滴。

隨著讀書會的人際網絡規模愈來愈龐大,涵蓋醫師、律師、會計師等「三師」族群,他們開始思索成立法人組織的可能性。與此同時,生態攝影家徐仁修加入他們的行列,分享自己長年從事生態攝影,目睹台灣自然環境迅速遭到破壞的過程。緣自於眾人對大自然的熱愛,他們決定成立「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以下稱荒野保護協會),為台灣的自然生態盡一份心力。

至於為何選在自己的診所裡籌備荒野保護協會,李偉文醫師笑稱,診所位置顯著,裡面有現成的影印機、傳真機、電腦與電話,各種通訊設備一應俱全,還可騰出多餘的會議空間。若是眾人忙不過來,也可以商請助理小姐們,利用公餘時間協助處理行政業務,「是成立臨時辦公室最省錢、也是最理想的所在。」

李偉文醫師表示,荒野保護協會經過一年多的籌備,於民國84年6月25日正式成立,隨即開辦「烏來野外求生訓練營」、「合歡山自然生態體驗營」等自然觀察活動,創會成員們踴躍接受媒體邀請,在節目中暢談協會的理念,義工人數在短短三個月內激增至550人以上,考量既有的診所空間胃納量不足,才將會址喬遷到台北市興隆路上。

李偉文醫師感性地說,許多參與荒野保護協會的義工,都是第一線為民眾健康把關的醫師,他非常感謝醫師朋友們在繁忙的臨床工作之餘,還願意撥空參與會務活動。他也認為,醫師族群擁有較高的社經地位,受到民眾的尊重,行有餘力,確實應該善用這項得天獨厚的優勢,回饋社會。從事生態保育工作,不但能為社會出一份力,也能從活動中得到很大的啟發,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李醫師不諱言,較諸其他行業,如從事金融、建築工作的志工們,在進行環保工作時,很容易受到外界質疑,甚至會被視為竊取大自然財物的「環保流氓」。但如果是社經地位較高的醫師族群參與環保工作,就比較不會遇到這樣的窘境。李偉文醫師強調,環境保育工作看似遙不可及,其實只要從自己最熟悉的環境著手就可以了。以牙醫師例,牙科診所遍及國內各鄉鎮,只需要在不影響診所經營的範圍內,撥出一小部份的時間參與環保工作,診所裡的每位醫護人員,都可以是自然生態的守護者。

能捨才能得 重新審視生活的意義

李偉文醫師以過來人的經驗表示,「能捨才能得」,捨得少賺一點錢,時間自然而然就會空出來。李醫師強調,他並非要牙醫同儕們本末倒置,放棄自己的事業,一股腦兒地投身環保工作,畢竟每位醫師都要對自己的診所、家庭與員工負責。但是回過頭來想,醫師可說是所有行業中,「自由度」最高的一群,「如果不善加利用,那就太可惜了。」

李醫師舉例,如果是從事銀行、金融業,公司為了向股東與員工負責,必須不斷擴張企業版圖,又得煩惱大環境不景氣拖累財政狀況。相較之下,中小規模的社區型診所比較沒有這方面的問題,而且隨著醫療市場逐漸成熟,過往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早已獲得改善。李偉文醫師不諱言,牙科市場已經趨近飽和,過往前輩們為了解除患者痛苦,三更半夜仍敞開診所大門看診的時代早已過去,醫師朋友們不妨妥善運用自己的時間,為社會大眾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

李偉文醫師表示,他在三十多歲時,偶然從書本上讀到一句發人深省的話,迄今仍深深地影響他的價值觀念,「柏拉圖說,『當一個人的生活所需都滿足的時候還繼續工作,代表他將喪失生命中更重要的追求。』」李醫師說,他告訴自己,相較其他行業,醫師只需付出一半,甚至更少的勞力與時間,就能獲得相等的報酬。人生的面向很寬廣,不只有賺錢這一項。特別在醫師「先生人」光環逐漸褪去的當下,更讓他重新思考希臘聖哲柏拉圖所留下的這句話。

放寬心量 個人就變得微不足道

李偉文醫師現任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行政院國發會委員及北縣研考會委員等職務。身兼數職的他,除了得維持「本業」,替當地民眾的口腔健康把關外,除此之外,一年至少還要撰寫六十篇書本推薦序、主持一百五十場演講,假日更要忙著帶領遊客走訪台灣山川百岳、沼澤溼地,為眾人解說大自然的奧妙,忙的不亦樂乎。問他一路走來是否曾經遭遇挫折,他率直地回答,「挫折與否,看個人的想法而定,我從來不認為,一個人可以成就什麼偉大的事業。」

李醫師表示,人類自許為萬物之靈,但如果將人類這個物種,放置在無窮大的空間與時間中,將顯得微不足道。他並不認為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成就任何大功、大業。「人究竟為何而活?」李醫師說,他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反覆思索這個的問題,直到他年長,累積充足的人生經驗,才恍然大悟,「人只有在付出過心血、很努力地面對過某些事情,並對這一段人生歷程留下記憶,才會覺得自己活著是值得的。」

李偉文醫師說,他曾經看過一本小說,書名叫做《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內容很有趣,因為書裡講的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這本書告訴他,在人生遭逢某些重要的關卡,無論是正面的或負面的,必須放寬心量審視當時的自己,才能更輕鬆地面對生命中的一切困頓。

李醫師有感而發地說,他即將邁入「五十知天命」的年紀,回首前半生,他認識許多大富大貴,卻成天愁眉苦臉,或是一身病痛的長輩。這讓深刻他體認到,縱然擁有財富,倘若失去了快樂與健康,金錢將變得毫無意義。「我從學生時代,便積極參與社團活動,也鼓勵民眾參與,這股動力一直延續到現在。」李醫師說,這股動力能一直維持下去,是因為他在參與公益活動的時候,看到許多人從中發掘到生命的價值,哪怕只是再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情,都能產生很大的成就感,「成果只在一瞬間產生,就像電光石火一樣,很可能一下子就歸於虛無,但過程中所產生的成就感,卻會陪伴你一輩子。」

選擇醫學院 先認清自己的需求

李偉文醫師畢業迄今已有二十年時間,目睹牙醫界從衰頹走向興盛,然而醫療院所的經營模式,也因應時代的改變,逐漸向商業化靠攏。影響所及,似乎連醫學院在校生也變得愈來愈媚俗、功利。李偉文醫師特別分享他的看法,「選擇大學科系,必須很清楚地瞭解畢業以後,從事這個行業的特性,如果年輕人是抱持著『當醫生比較好賺』的心態報考醫科,他可能弄錯方向了。」

李醫師說,賺錢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他也不反對莘莘學子們以賺錢做為人生的終極目標。但若報考醫科的目的是為了「賺大錢」,恐怕結果會讓他們失望。「放眼這個世界,很少有人像醫師一樣,所賺的每一塊錢,都是用自己的血汗,一點一滴攢下來的,」李偉文醫師強調,醫療服務是論件計酬制的工作,牙科更要仰賴醫師個別的手感與技巧,難以量化、難以取代,就算投資報酬率較高,也比不上大規模生產的企業或工廠。

李偉文醫師表示,醫學院在國內屬菁英教育,醫師仍有其不可取代的優勢,包括社經地位較高,形象較好,也更有餘力回饋社會,但切忌「人云亦云」。譬如看到少部份的醫師朋友們開名車、住豪宅,覺得很風光,就想要變得跟他們一樣,成天患得患失地,這種人其實很可憐,因為他已經失去了自我,生活在別人的框架裡,被外界綁架了他的幸福。

尾聲 找到自己生命中的秘密花園

李偉文醫師長年致力於生態保育工作,走過山川百岳,究竟哪一處靈山勝境,是他記憶中最美麗的景點呢?「那個地方不遠,就在你我的住家附近!」李醫師解釋,台灣的特別之處,在於遍布高山、溪流與溼地,並擁有豐沛的雨量,孕育出強韌的生命力。「整座島就像是一座高山,只需半小時的車程,即可在住家或公司附近,找到屬於自己的秘密花園。」

李偉文醫師表示,人類對自然的需求分為兩種,一種是知識上的學習,即所謂的「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如在特定的時間內,進行一趟環島之旅,過程中的所見所聞,都會成為自己彌足珍貴的回憶。但是這樣的機會畢竟不多,而且礙於時間與旅費,容易流於走馬看花,無法更深層的與當地環境產生共鳴。

「另外一種,則是藉由親近大自然,找到精神上的撫慰力量。」李偉文醫師表示,他個人比較傾向這一種,「畢竟以台灣得天獨厚的生態條件,哪怕只是距離住家或公司半個小時的車程,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秘密花園。」李醫師說,繁忙的現代人,每個人都需要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方天地,哪怕只是一個狹小的場域,哪怕只有一草一木,都能讓自己的心靈得到釋放。「當你高興也想到它、悲傷也想到它、出太陽也想去、下大雨也想去,那個環境便與你的生命產生連結,變成你生命中的秘密花園。」

或許,李偉文醫師早已找到自己生命中的一方天地,才能在喧囂吵鬧的都市裡,過著彷彿禪者般自在、清涼的生活。


李偉文醫師於第一屆國家永續發展績優獎頒獎典禮上致詞。
李偉文醫師獲邀代表荒野保護協會致詞。
受訪者簡歷/李偉文醫師

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
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委員
台北縣研考會委員
湯城牙醫診所醫師
個人部落格︰http://blog.chinatimes.com/sow/
荒野保護協會網站︰http://www.sow.org.t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