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柬埔寨義診行-愛無國界柬埔寨~光流傳愛發展協會理事長黃汝萍醫師專訪

(文/黃汝萍醫師提供)

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全聯會),自2007年起,每年均會組團至柬埔寨吳哥窟偏遠地區,為當地居民進行口腔健檢及教育服務。2010年4月,全聯會舉行柬普寨第五次義診,以下文章詳細記錄了該次義診的經過,由黃汝萍醫師提供,特此致謝。也謹此向每一位致力於社會公益的牙醫師們,獻上最高的敬意。(編案)


四月柬埔寨炎炎烈日,無法阻擋全聯會愛無國界牙醫義診團,再度踏上了吳哥地區的土地,迎面而來的是42度的高溫熱浪,地球暖化的氣候乾裂了柬埔寨每一吋的土地,否則這個季節應該是雨季的開端了。但近半年來天空未落下一滴雨,毫無任何水利設備的鄉下,稻田早已龜裂。去年長達半年的水災,今年又乾旱半年,稻米毫無收成,眼看又會是更艱難的一年。

其實我很討厭描述苦難,因為生長在幸福的台灣,沒經驗過苦難,也對苦難感到疏離和陌生。每次紙上談兵就好像寫小說般雲淡風輕,但想起其中真實生活的人,我心中反而升起罪惡感。在每次義診過程,我幾乎都專注在程序的順暢與團體的照顧,希望能治療更多的患者。那種辛苦真的說不出來,但心中都感到喜樂和感動,至少對我而言是這樣。看見團員們全力付出,即使大家都累到爆時,依然帶著歡笑工作著。

第一天下午順道做洞里薩湖旅遊,這是亞洲第一大淡水湖,今年乾旱讓河道縮小幾乎沒水,偶爾就有船在河道上擱淺,抵達湖上商店,就會有小女生身披蟒蛇要來與你合照,或兜售一串香蕉,或特技表演划著小臉盆靠近你,所有的不同只有一點相同,他們一定愁眉苦臉望著你,口中呢喃:one dollar,one dollar……。導遊說住在湖中船屋的多是泰國人,比起柬埔寨人這裡的人更是窮困,所以孩子從小就是全職的乞討者,幫忙家中的經濟,他們的表情與語言或許是一種博取同情的戲碼,但落在如此年幼的孩子身上,生命的起頭未免也太沉重。船隻在日落時返航,那天的夕陽好美,與甘泉醫師坐在船屋頂上聊著義診相關的事情,是否可能到這裡幫他們義診?回頭想洞里薩湖的觀光,好像是在消費貧窮。

義診當天下午我負責檢傷,檢傷會搭配一名翻譯,將他們的問題告訴我們,一般我們會分成補蛀牙及拔牙兩大組。補蛀牙的隊伍永遠塞車,有時患者太多,時間又快到了,不得已只好下令只收拔牙的病人。看見八歲的孩子第一大臼齒蛀牙,只要十分鐘的時間就能解救他免於以後疼痛、必須被拔除的命運,無法幫他填補,真的會很心痛,做這個決定對我而言,永遠是義診中最艱難的部分。很多病人因牙縫蛀牙,吃東西會痛,他希望你幫他拔掉,明明離我們認定的hopeless很遠,但拔與不拔?下次他有機會再看見你呢?這些抉擇在義診過程中司空見慣。

每次到柬埔寨義診,我們都順便會發放台灣捐贈的物資。出國前我們募了好多二手衣、文具、玩具和7000枝鉛筆,也有扶輪社友捐贈大米2000公斤,澎湖牙醫師公會聞聲救苦,再追加2000公斤,這些大米在這農荒之時發揮了救急的作用。我們設定最貧窮的家庭發給他們10公斤大米,較貧窮的學生發給二手衣和文具。其中一位村民原本是要發給大米,後來不知是我們兵荒馬亂少數一包,還是有人趁亂偷了一包,反正就是少了一包大米,我們希望用一大包的二手衣代替,想不到婦人竟然拒絕我們,因為他說他們家真的都沒米了,這下子尷尬了。聰明的寶圓姊馬上到香積組,將明天午餐的泡麵搬一箱出來,希望能幫這家人度過這幾天的困難,但是,再來的日子呢?我也不敢去想。

第二天中午午餐休息後,所有的東西已打包完畢,即將往下一間學校邁進。這時有一位爸爸抱著一位3歲的女孩進來,告訴我們說,孩子的鼻孔內塞了東西進得去出不來,這時請出在場的唯一醫師--精神科蔡宏明醫師出馬,確認之下,鼻孔內果然有東西。冒著行程延遲的風險,努力幫小女孩,用夾的、用吸的都拿不出來,只好將打包上車的suction機器搬下來繼續努力。過程中,搧風的搧風,照光的照光,呼天搶地的呼天搶地(當然是孩子),一陣混亂後的歡呼,終於蔡醫師用牙科器械夾出了好大的一顆豆子,媽媽的眼淚感動的都快流出來了。原來這顆豆子已經在小女孩的鼻孔塞了3天,豆子在這3天已經脹大到快發芽了。爸爸聽說義診團來,趕緊騎著腳踏車長途跋涉,奮力的來找我們,再晚個十分鐘我們就離開了……。我們只知道在台灣,我們不可能讓豆子在鼻孔內發芽的。

想起去年九月義診,許毓丕醫師拔了一顆牙齒出來,大家圍成一圈討論,原來拔出一顆怪牙齒,牙根外長出一根木籤。大家胡亂猜一通,以為是打釘柱打到牙根外。導遊幫我們詢問才知,這位身強體壯的年輕人,半年前這顆門牙就一直很痛,他自己甚麼方法都試,最後找來一支牙籤從蛀牙的洞口插進去,希望把神經戳死,想不到牙籤竟然通出根尖孔外斷掉了,這時老天爺也很幫忙,慢慢的牙齒不痛了,但牙齦上就一直長出膿包,還好今天拔掉了。幸好他年輕力壯只有長膿包,沒有轉變成蜂窩組織炎。

義診的教室裏,一整天都偶爾傳出爆炸聲,圍觀的村民都被嚇得退後三步,只有我們勇猛的夥伴們不為所動的繼續看診,原來是從全聯會借來的攜帶式機組,不堪滿坑滿谷的病人接續而來的操練。還好我們有比劉德華還帥的張森豪醫師,他說他本行是維修精密電子兼水電工,副業才是當牙醫師,只見他整場跑擔任救援的任務,一直忙於拯救機器。但到最後一天下午,四台機器操壞三台,被張醫師宣布零件不足、壽終正寢。所以我們目前正努力籌措七台攜帶式unit的經費,希望下次能去能補更多的牙齒。

回國後一位朋友問我,你們義診做了幾年,這次去他們有沒有進步。很悲慘的我回答他,以柬埔寨的政府現況及我們目前所能做的,的確是進步緩慢。所以我們希望能推動在當地成立我們全聯會的海外牙科醫療中心,提升醫療服務品質的效率和可近性。出國義診給我的感受是更看見自己的幸福,而在醫療上我們秉持的精神是能多幫一位算一位,感謝這次全聯會口衛委員會主委邱耀章醫師大力的參與,他承諾全聯會未來會在柬普寨的口腔衛教做更多的計畫的推廣,希望我們不只是給他們魚吃,還要教他們釣魚。愛無國界是我們的希望,真正走進他們的生命貢獻所長,在別人的苦難上更能看見自己的責任。我們希望有更多的牙醫和志工加入這個國際義診行列,讓台灣牙醫師的光芒遠照世界更多需要的角落。

【備註】

一、義診團感謝各方善心人士物資的協助,因為大家熱烈捐贈,造成物資一時之間無法全部運送過去,待十月義診團第七次出診時,屆時會將剩餘物資於當地做有效運用。

此外,特別感謝資助的合作廠商,從醫療物資的購買優惠甚至是免費提供,在在都為義診團的人道救援貢獻心力,使得義診團能順利執行。

較常參與義診的醫師成立了愛無國界牙科義診團,如今有Facebook與部落格,網站內有相當多的過程與資料,也歡迎各界不吝給予指教。義診團網址http://www.dental-love.org

柬埔寨義診報名表︰按此下載


從台灣各地蜂擁來的物資,是柬埔寨孩子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募來的白米,每十公斤一袋。
夾出塞在孩子鼻孔中的種子,媽媽終於放心了。
一串香蕉賣一美元,小女孩癡癡地望著觀光客,努力地呢喃著one dollar。
長出一根木籤的怪牙齒,原來是通出門牙根尖孔外斷掉的牙籤。
淺淺的洞里薩湖河道,游泳是孩子最佳的消暑方法。
















作者簡歷/黃汝萍醫師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研究所碩士
高雄長庚醫院牙醫師
高雄阮綜合醫院牙科主治醫師
澎湖縣西嶼鄉衛生所牙醫師
光流傳愛發展協會理事長
光流傳愛醫療團負責人

ĉ
牙醫時報,
2010年6月27日 下午8:4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