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醫者仁心 談投身政治的心路歷程~台北市議員李文英醫師專訪

(記者吳佳憲、陳奕夫/台北報導)

現任台北市議員李文英,從就讀台大牙醫學系開始,便不斷參與社會運動,更於畢業十二年以後,毅然投身政治界,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議員,初試啼聲便獲當選。從牙醫「轉職」變成民代,李文英議員說,她從學生時期便熱衷街頭運動、看到不公平的事情就仗義執言,或許是受到前高雄市議員、已故外祖父李順德的影響。

緣起 從曾任民代的外祖父談起

台北市議員李文英回憶,她從學生時代即投身社會運動,走上街頭抗爭。對現代人來說,上街遊行表達意見,是再平常也不過的一件事,但在解嚴初期,民主思潮剛要興起時,街頭運動曾經受到許多民眾質疑,甚至將其視之為洪水猛獸。

李議員表示,她會在牙醫執業十二年後,毅然投身政治界,或許是受到前高雄市議員、已故外祖父李順德的影響。她說,外祖父李順德議員在戒嚴時期,以黨外身份參與政治活動,在威權體制下為民喉舌,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令人動容。或許是家族血脈使然,她一站上發言台便生龍活虎,看到不公平的事情就想仗義執言,投身政治圈的伏筆,早在她孩提時代,便深深埋藏在心目中。

李文英議員笑稱,她在牙醫界服務十二年,許多過去服務過的患者,都曾打電話到她的辦公室,表示很懷念她,希望她能再幫他們看牙齒,讓她聽來倍感貼心。「我在牙醫界耕耘了十二年,也算是對得起母校與師長的教誨了。」李議員說,牙醫師投身政治圈,她並不是第一個,如前台中市長張溫鷹、立法委員柯建銘等人,都是她的前輩。而她轉換跑道,變成為民喉舌的議員,雖然無法再為民眾的口腔健康把關,但影響力卻能擴散到其他層面,為社會大眾做更多的事情,而臨床醫師實事求是的訓練方式,也多少影響到她的問政風格。

醫學背景 影響問政風格

李文英議員說,由於她具有醫學專業,也特別關心與醫護領域有關的市政問題。李議員舉例,過去北市居民,如果有人臥病在床,患者家屬想請一位全職看護,一個月至少需要六萬元,一般民眾根本負擔不起。經過婦女團體的持續推動,以及她居中與市府斡旋,終於將看護費用列入市府年度預算中。從七年前開始,市立聯合醫院開始提供免費看護服務。「誠然,礙於每年只有一億多元的經費,政策上無法做到盡善盡美,」李議員坦言,礙於經費與人手問題,目前一位看護員,平均要為四到五位病人服務,百忙之中或有不足之處,但對極需協助的患者家屬而言,仍具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談到擔任民代的成就感時,李文英議員表示,市議員的收入比不上牙醫師,而她眼見許多形象清新的民代懷抱理想進入政治圈,卻抵擋不住物質誘惑而墮落,也不禁感慨。「想要在詭譎多變的政治圈裡,當一名全始全終的風格者誠屬不易。」李議員表示,對她來說,民眾的支持與肯定,是她在政治界繼續走下去的原動力,哪怕只是一句感謝的話,都是最大的滿足與虛榮。李議員舉例,曾有一位任教於師大附中的老師,在參與例行性的肺結核檢查時,不幸發現自己竟是肺癌患者,想要轉入市立醫院就診,卻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困難,經過她從中協調,那位老師順利住進醫院接受治療。就在她逐漸淡忘這件事情的時候,偶然接獲那位老師寄來的簽名卡片,讓她感到非常溫馨。

李文英議員表示,她在八年前,以「第一位加入民進黨的台大女醫師」為選舉訴求,成功獲得民眾、特別是婦女團體的認同,將她送上市議會,從政八年以來,她也一本初衷,持續為婦女權益發聲。李議員說,前陣子四季飯店蘇姓女士來電向她投訴,表示公司以「女性員工上班時,必須佩戴隱形眼鏡為由」,將長年為老花眼所苦的她資遣,讓她感到非常無奈。李議員說,接獲蘇小姐的投訴後,她協同勞委會介入調查,並責成北市勞工局進行處理。最後勞工局以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第七條為由,對該飯店開出十萬元罰款,這件事並登上新聞媒體,還了蘇小姐一個公道。

李議員說,蘇小姐現在已順利地在別間飯店找到工作,並獲得雇主承諾,「男、女員工一視同仁,絕對可以戴眼鏡!」前幾天特別打電話跟她道謝,讓她感到非常欣慰,整件事總算有一個圓滿的結局。李文英議員強調,她在牙醫界執業十多年以後才跨入政界,本身已有一定的經濟基礎,能自食其力,再加上邁入中年,個性上趨於穩定,「比較能堅持自己的理想」,不致被外面的世界給迷惑,在逐漸流於媚俗化的政治圈裡,默默扮演為民喉舌的角色。

光華橋拆除案 政治生涯的重大挫折

談到從政歷程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時,李文英議員表示,光華橋的拆除案,曾對她的信心造成很大的打擊。李議員說,位於八德路與松江路口的光華陸橋,原是一條橫跨鐵路的橋樑,鐵路地下化以後,光華橋已可功成身退,卻因為橋下的光華商場,涉及龐大利益糾葛,而遲遲沒有拆除,並延宕十年之久。李文英議員表示,光華商場建築老舊,且妨礙交通,政府有意在旁邊建設新大樓,打造「台北秋葉原」,立意原是良好,卻因為計畫時程較長,遭到當地民眾、攤商的強烈反彈,就連同黨民代也抱持保留的態度,要她趁早打退堂鼓,「避免惹來民怨,導致選票流失。」

李文英議員回憶,當時她不單要說服當地民眾、攤商,還要爭取黨團支持,讓她疲於奔命,一度感到心灰意冷,經過幾年的疏通與說明,總算排除所有反對意見,向市政府爭取到工程預算,順利動工拆除,並進行新大樓的改建。「事後證明,拆除光華橋是正確的決定。」李議員強調,如今光華商場新大樓落成,民眾可以在更舒適的環境裡選購電腦,交通也便得井然有序,更有助於帶動當地發展,這件事讓她深刻體驗到,「從政者眼光要放遠,但先行者有時候是孤獨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檢驗。」

李議員表示,投身政治界,要想做一個言行如一的風格者,必得要有忍受孤獨的能耐。以光華商場重建案為例,她耗費這麼多心力促成此事,過程中飽受當地居民,甚至是同黨同志的懷疑眼光,儘管事情最後有了圓滿的結局,卻不一定能轉換成選票。倘若單純地當一名牙醫師,也許只要服務好眼前的患者,當下就能得到實質與精神上的回饋。她有感而發地說,「從事政治工作,付出的永遠大過收成的,眼光必須要放遠,否則很快就會手腳發軟,失去繼續前進的勇氣。」

投身公益 找尋生命中的一方天地

專訪最後,李文英議員特別稱許國內牙醫團體,是所有醫事組織中,對社會公益貢獻最大的一群。以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為例,成立專屬於社會公益的委員會,長年從事口腔義診服務,並捐助一定額度的善款給各公益團體;享譽海內外的義診組織台灣路竹會,其創辦人劉啟群會長,本身就是牙醫師,堪為醫界表率。

李議員鼓勵牙醫同儕們,在繁忙的臨床工作之餘,多為自己保留喘息的空間,體驗這世界的美好事物。李議員有感而發地說,在美國,牙醫師的自殺率僅次於心理醫師,她個人研判是因為工作內容過於枯燥、制式所致,若能時刻保持自己的一方天地,將多餘的時間留給家人,或是投身公益活動,對於自我成長,以及牙醫界整體形象的提昇,相信將有一定程度的幫助。(以下照片由李文英議員提供)


李文英議員(右3),參加台北市牙醫師公會主辦的「口愛巴士」口腔健檢活動,與前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長陳彥廷醫師(右2)合影。
李文英議員,於台北市牙醫師公會主辦的「口愛巴士」口腔健檢活動舞台上致詞。
李文英議員(右3),針對四季飯店因女性員工老花眼、不願佩戴隱形眼鏡,而將其資遣的事件,舉行記者會。
李文英議員,於「越過死亡線破除街貓TNR區里界公聽會」上,為流浪動物的生存權請命。
李文英議員(左1),質疑北市聯會醫院再爆人球事球,與該黨民代聯合舉行公開記者會。
李文英議員(右2)視察北市花卉博覽會工程進度。

受訪者簡歷/李文英議員

台北市議員(中山、大同)
台灣大學醫學院牙醫學士
美國哈佛大學研究醫師
台大醫院牙科主治醫師
民進黨中央社會發展部主任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執行長
新女性聯合會理事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
台北市婦女保健協會監事
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理事
台北市社區婦女聯盟創會理事長
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理事
台北常青會理事長
辦公室電話︰02-2729-7708轉6226
官方部落格︰http://www.wenying.t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