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自費收費標準 自由市場裡的最大公約數~牙醫全聯會法制主委劉俊言醫師專訪

(記者吳佳憲/台北報導) 

《臺北縣牙醫診療自費收費標準》公告迄今一年多的時間,已有牙醫師遭到處分的案例出現,引起部分牙醫師,特別是植牙、矯正等自費診療項目專科醫師的疑慮。本身即在北縣執業的全聯會法制委員會主委劉俊言醫師表示,在自由市場下,價格本來應由供給與需求自行訂立,但根據《醫療法》第21條規定,地方衛生主管機關為維護市場秩序,維護醫病權益,確可限制最高收費標準,出發點或許是好的,卻無可避免地會衍生其他問題,畢竟每一位醫師所受過的訓練,所使用的器械、設備都不盡相同。

協商過程 不盡如人意卻可接受

全聯會法制主委劉俊言醫師表示,類似的收費標準,「其實很早以前就有了」,而且各縣市都有類似的規定,只不過年代大多久遠,表列的診療項目與價格往往不符現況,或與市場脫節,故沒有受到實際的重視。北縣衛生局去年最新公告的《臺北縣牙醫診療自費收費標準》,內容是由主管機關、牙醫界、法界、消費者及相關專家學者們所推派的代表共同討論、決議的結果,公告的目的,主要在於維護市場秩序,避免醫病雙方權益受損。

劉俊言主委表示,主管機關的出發點是好的,但站在牙醫師的立場,自費價格遭到設限,卻無可避免地會衍生其他問題。以近年來最熱門的自費項目「植牙」為例,植牙可不是把植體埋進牙床,再鎖上牙冠那麼簡單,還必須考慮醫師本身的學經歷、專業認證、臨床技術、硬體設備等成本,甚至於店租、水電費、人事費用也必須考慮進去,而相關輔助醫療設備如電腦斷層、雷射儀器動輒數百萬元,折舊與攤提也是醫師制定價格時的重要考量。在市場如此競爭的大前提下,不太可能出現聯合壟斷牟取暴利的現象,限制自費收費的上限,反而有可能產生齊頭式的平等,降低牙醫師們提供更完善醫療品質的動力。

劉主委強調,許多自費收費項目都特別強調「材料費另計」,這固然是因為牙科診療項目浩瀚繁瑣,難以細究,卻是包括他在內的牙醫師代表們極力爭取的結果,部分參與協商的團體,如消費者代表,對於此項但書感到非常不以為然,認為有了這支「保護傘」,牙醫自費價格仍然無法「真正透明化」,雙方幾度引起唇槍舌戰。站在專業醫療人員的立場,倘若收費標準訂得太低,品質必將受到影響,結果不但無法緩和醫病關係,還會引發更多醫療糾紛,增加主管機關行政上的困難。劉主委不諱言,或許在少部份消費者的眼中,醫師是既得利益者,「但臨床治療是極為細緻的過程,價值無法被真正量化,這才是價格在制定上所遇到最大的問題。」

回歸市場機制 讓價值與價格劃上等號

全聯會法制委員會主委劉俊言醫師表示,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的原始精神,我國醫療制度是走具有社會福利的公醫制度,這也是政府開辦全民健保的初衷,但在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機制下,公醫制度將會產生許多負面影響,對消費者而言,將失去選擇的機會,對供應者來說,則將失去精益求精的動力,形成惡性循環,甚至演變成齊頭式的假平等。

對於《臺北縣牙醫診療自費收費標準》施行以後,對當地牙醫自費市場是否造成衝擊,劉主委坦言,目前看來影響並不算太大,一方面是因為過去其實已有類似的規定,只不過沒有跟隨物價的波動重新制定,功能沒有被彰顯,另外一個更主要的原因,則在於前面所提到的「自由市場的力量」。劉主委表示,醫療是極為專業的領域,醫病關係資訊確實存在不對等的狀況,醫師因此常被外界認定為既得利益者,其實在資訊取得如此便捷的網路時代裡,民眾的知識水準、自主意識已大幅提昇,再加上牙醫市場已趨近飽和,不太可能出現漫天減價的現象,如果有醫師收取高於市場的診療價格,那也是供給與需求雙方達成協議的結果。

劉主委語重心長地說,真正值得醫師同儕們注意的是,隨著患者的自主意識提高,往昔醫師「先生人」的光環早己褪去,醫療行為逐漸變質成為純粹的商業行為,醫療團隊必須更小心謹慎地面對每一位患者,在提高醫療品質的同時,更要設法創造價值,以滿足消費者的期待,讓價值與價格劃上等號,這才是避免肇生醫療糾紛的不二法門。

【附錄】

《臺北縣牙醫診療自費收費標準》︰全文下載


受訪者簡歷/劉俊言醫師

牙醫全聯會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
牙醫全聯會常務理事
衛生署口腔醫學委員會委員
北縣牙醫師公會議事法制委員會顧問
前台北縣牙醫師公會理事長
嘉銳牙醫診所院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