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診間琴人 張智欽醫師的音樂夢

(記者吳佳憲/台北報導)

對業餘小提琴家張智欽醫師來說,拉琴與牙科臨床工作,其實有著異曲同工之趣。小提琴家藉由音樂與聽眾交流的過程,除了仰賴演奏者的一雙巧手外,還必須恰如其分地掌握現場環境、傾聽來自觀眾與自己內心深處的各種聲音,克服障礙,完成任務。表演不難,難在引起共鳴。看診不難,難在彼此交心。學如逆水行舟,唯有不斷精進,方能巧奪天工。演奏亦如是,問診亦如是。

琴定終生 相伴一生的知己

現任新北市立聯合醫院板橋院區牙科部主治醫師的張智欽醫師,曾經為了能夠精進他的演奏、持續他的音樂事業,放棄人人稱羨的主任職銜。在部分同儕的眼中,或許他會被歸類為「為藝術犧牲」的一群,畢竟很少有人會為了興趣,將權力地位拒於門外,對於已屆知命之年的他而言,填飽肚子早已不是其人生首選,小提琴卻是陪伴他度過四十載寒暑的重要知己,早已成為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張智欽醫師的母親在年輕時原有機會成為聲樂家,或許是來自母親的基因,或許是母親的興趣使然,他從八歲接觸小提琴開始,就展現過人的才華,在小提琴老師恨鐵不成鋼的嚴格要求下,學生時期就多次奪得台灣地區小提琴冠軍。在休閒活動不甚發達的七零年代,他的琴音穿過校園裡的每個角落,履次獲獎更讓他成為學校裡備受矚目的風雲人物。然而伴隨掌聲而來的,是來自師長與自己的期許,也因為這樣,張醫師不斷的挑戰自己,讓自己成為連音樂界都認同的小提琴演奏家。

由於初中就讀再興中學,張醫師選擇直升高中部沒有參加高中聯考,這也使他能夠繼續學琴,不因課業而中斷。直到大專聯考,尤其當時大學尚屬窄門,錄取率甚至比同期的高普考還低,他不得不暫時放下小提琴,專心準備升學考試。回首那段生活在眾人期待下的歲月,張醫師坦言,練琴的壓力大過榮譽,至於玩音樂所帶來的樂趣則是連想都不敢想。真正讓他從「學」音樂跳到「玩」音樂的階段,則是從考取台北醫學大學(時稱台北醫學院)牙醫學系開始。

揮別髮禁與教條的桎梏,自由開放的大學生涯,讓張智欽醫師有更多機會結識音樂同好,彼此相濡以沫,教學相長。他陸續參與台大交響樂團與北醫管絃樂團的演出,與年齡相仿的音樂表演者同台獻藝。小提琴對他來說不再是競爭的工具,放下獲獎的壓力與虛榮,他第一次感受到玩音樂所帶來的快樂,也莫約是在這個階段,他開始體驗到「音樂三昧」。

音樂三昧 出現在剎那之間

三昧為梵語Samadhi的漢譯,又譯為三摩地、禪定、靜慮等,意指心不散亂,專注於某種所緣境,這並非出世修行者的專利,舉凡馬拉松選手傾全力衝刺、歌手忘我地演唱,乃至醫師專注地為患者看診時,摒除外緣,心神歸一,忘掉所處時空,都可歸為三昧,只不過方法與目的不同。

張智欽醫師說,音樂三昧往往出現在專注演奏的剎那之間,那是一種渾然忘我的微妙感受,彷彿走在鋼索上,卻又不害怕自己會掉下去。既是對自我的觀照,又不能置身事外導致整場表演走調失控。當然,演奏的技術愈純熟,愈容易進入這個境界。另外無伴奏曲目完全是個人的演繹,表演者將比較容易獲得這種體驗,不過他個人比較喜歡奏鳴曲或協奏曲,那是因為個性上喜歡與其他樂者互動,藉由悠揚的樂音,進行心靈上的交流。由於現場演奏是不能重來的,樂者的情緒會直接影響演出的品質,惟有增加排練時間,熟悉整個表演團隊與指揮的需要,才能真正融為一體,不致讓演出者或台下的聽眾覺得緊張或擔憂。

或許是喜歡與他人互動的個性使然,讓張醫師覺得選擇牙醫這一行,「真是選對了!」扣除臨床治療,牙醫師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在與患者聊天。名為聊天,其實是藉此鬆懈病患緊張的情緒,拉近彼此距離,乃至瞭解患者真正的需求。對他來說,與病人交流的過程,是認識另外一種生活方式,乃至汲取創作靈感,演繹不同表演風格的重要資糧。別的不說,當小提琴的樂音,隨著空氣振動進入患者的耳根時,那種心靈上的寬慰,絕非冷冰冰的高級音響所能比擬。

張智欽醫師現在擔任「醫聲室內樂團」與「市民交響樂團」的首席,同時也是「醫聲室內樂團」創團至今的團長。從2001年開始,每年均會在新舞臺或國家音樂廳舉行「音樂無界」小提琴演奏會。他解釋,無界的意義在於,打破社會上對音樂約定俗成的觀念,用音樂與現場觀眾互動。他也提到,對於音樂的態度,不妨當成是一種體驗、一種休閒,不一定非要瞭解透徹不可。演奏與欣賞本來就是兩個不同的領域,重要的是,如何藉由樂音,消融彼此的界限。無界的理念看似簡單,執行上卻是困難重重,張醫師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2009年與書法家陳世憲、豎琴家解瑄的那場合作。

跨界演出 牙醫師的音樂夢

張醫師回憶,書法家陳世憲是他的朋友,很早就有結合音樂元素,隨著音符現場揮毫的想法。書法是視覺的藝術,音樂則是聽覺的藝術,看似兩不相同,但追求心靈之美的初衷卻是毫無二致,執行上不致太過困難。這場演出最大的問題在於,音樂家與書法家認知上的差異。陳書法家曾在旅日期間,就著東瀛傳統樂曲即興揮灑,獲得極佳的迴響,然而眼前呈現的卻是現場演出的西洋古典音樂,並非書法家熟悉的曲目,再加上彼此排練的時間不足,臨場演出時,一度讓經驗老到的他嚇出渾身冷汗。

讓三位表演者感到欣慰的是,視覺結合聽覺的演奏方式,在國內畢竟屬於創舉,對台下觀眾而言極具感染力與震撼力,獲得的迴響出乎意料之外,也再一次驗證「音樂無界」所能展現的和諧之美。張醫師幽默地說,這次演奏會,是他演出當天,「惟一沒有認真排練的一場!」表演時間定於晚上,但整個白天,他卻忙著與工作人員張貼高一米八,長十米的巨型壁紙,以配合書法家的演出。他笑稱,小提琴的演奏方式,本不符合人體工學,但那場卻是因為充當雜役,掂腳久站,導致腿部酸軟的「難得體驗」。

誰說牙醫師只會看牙齒呢?走出診間,世界無限寬廣。畢業迄今已快二十七年的張智欽醫師,現任醫聲室內樂團的團長兼樂團首席,獎狀等身的他,謙稱自己無論在牙科本業或是音樂演奏上均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或許正是因為這片虛空,讓他不斷突破,從診療椅到音樂廳,從鑽牙機到小提琴,在一場又一場的跨界演出中,牙醫師的一雙巧手,變化出無數個令人驚喜的大千世界。今年三月十二日,張醫師所帶領的醫聲室內交響樂團,即將於南海劇場舉行一場慈善音樂演奏會,作為籌設小腦萎縮症病友安養中心的基金。這首由牙醫師一手譜寫的小提琴協奏曲,看來還長的呢!(文/吳佳憲;圖/張智欽醫師提供)

張智欽於世界醫師交響樂團訪台慈善音樂演奏會上擔綱獨奏演出 Samuel Barber 小提琴協奏曲的排練情形。
張智欽於世界醫師交響樂團訪台慈善音樂演奏會上擔綱獨奏演出 Samuel Barber 小提琴協奏曲的排練情形。
張醫師演奏小提琴時特寫留影。
演奏結束後,張醫師接受來賓獻花。

受訪者簡歷/張智欽醫師

新北市立醫院牙科部前主任
新北市立醫院板橋院區牙科部資深主治醫師
醫聲室內樂團創辦人暨樂團首席
市民交響樂團首席
2001年起每年舉行「音樂無界」小提琴演奏會
八歲開始學琴,累積演奏小提琴時間超過四十年
YouTube channel︰點此進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