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第一屆牙技師高特考回顧與省思~中華民國牙體技術學會莊政洲先生專訪

(記者吳佳憲/台北報導)

眾所矚目的「第一屆牙體技術師專技高特考試」,於日前畫下圓滿句點,報考人數高達2549人。除了筆試外,考選部更於11/1進行術科測驗,考生必須在石膏上刻出2顆牙齒,並將28顆人工義齒按照順序排列在蠟製牙床上,過程中動用雕刻刀與酒精燈,主辦單位特別安排醫護人員與滅火器,氣氛嚴肅。

《牙體技術師法》明文規定,法案三讀通過五年(即103年1月23)後,市場上所有的牙技人員均需具備法定執照。易言之,已在職場服務的牙技人員,如非科班出身可參與高考,則必須在五年內取得特考資格,考試現場因此不乏年長者。

該法案立法的初衷,在於對既有牙技師業務執掌做明確規範,卻一度因為無照密醫的問題,引起部份牙醫師的疑慮。對此,中華民國牙體技術師學會理事長莊政洲表示,即使是全民健保如此興盛的時代,市場上仍存在沒有牙醫師執照的密醫,他們可能來自四面八方,倘若將牙技師與密醫聯想在一起,將會污名化所有在工作崗位上盡忠職守的牙技師們。

由於五年以後,無法取得特考資格的牙技從業人員,必須退出市場,執照的有無,也將成為醫療院所選擇牙技師的參考依據。莊理事長說,對廣大牙技師而言,證照對他們更重要的意義,在於證明他們的專業能力得以勝任這份工作,也屬於政府保障的『專門技術人員』,如同護理師、放射師一般。

材料學的演進,往往能帶動臨床醫學的發展,國內牙體技術師的起源,約出現於民國五、六十年代「金屬燒附陶瓷」誕生以後,假牙仿真度大幅提昇,但失敗率也相對增加,製作過程也變得更加繁瑣,牙醫師始將假牙製作業務委託給專業牙技師處理。

莊理事長以社福醫療體系較為健全的日本為例,日本牙技師制度比台灣早了近三十年,協助牙醫師口外製作活動義齒模與牙冠,而且日本還設有口腔衛生士,能在臨床上更有效率地協助牙醫師,提昇整體醫療品質,他山之石,或可作為借鑒。

鑒於充份溝通的重要性,牙技團體未來必得強化與牙醫團體的交流,莊政洲理事長所屬的中華民國牙體技術學會,也正積極籌備專屬溝通平台,深化雙邊互動。學會今年特別與台北市牙醫師公會合作,為牙醫朋友量身打造牙材工具書,深入淺出地介紹假牙製作過程中的所有流程,以及市面常見牙冠材質、特性、製作方式等內容,期許成為良性互動的開端。

有關牙技師特考,由於距離103年1月23日無照牙技師、牙技生的緩衝期,僅剩三年多時間,考選部預計還將舉行四次特考,已從事牙體技術業務的人,必得把握剩下的時間,取得證照資格,以維自身權益,期待與牙醫師共同創造更好的牙科醫療環境。


受訪者簡歷/莊政洲先生

中華民國牙體技術學會理事長
衛生署牙技人員特考資格審查小組委員
考選部牙技人員實地考試評估委員
達爾文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