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草山小花博 數不盡的蘭花夢~臺灣春蘭園園長徐建成醫師專訪

(記者吳佳憲/台北報導) 

話題十足的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於日前正式開幕,為喧囂吵鬧的臺北都會區,增添幾許浪漫意涵。與此同時,遠在陽明山上的「臺灣春蘭園」,經過多年籌備,也即將於近期對外開放。與花博不同的是,臺灣春蘭園屬常設展場,以提供蘭花鑑賞、交流為主要服務,藉此吸引更多年輕朋友加入植物栽植的行列,重現臺灣「蘭花王國」的盛況。

仁者樂山 柳暗花明又一春

臺灣春蘭園園長徐建成醫師,是國內植牙界的先驅之一,從事植牙手術已有20年以上的時間。曾任臺灣牙醫植體醫學會理事長的他,有另外一個比牙科臨床工作更資深、更令他念念不忘的終身志業,那就是蘭花的培育與推廣。

由於家中務農,徐醫師從小就在田野裡幫忙,長期耳濡目染之下,也養成他熱愛大自然的開朗個性。就讀中學時,曾利用暑假與表哥前往南澳深山找尋野生蘭花,實際體驗「採蘭人」探索大自然的過程。經過四天三夜艱苦的攀爬以後,總算攻到山頂,儘管累得筋疲力竭,但迎面而來的蘭花幽香,以及美麗不可方物的野蘭芳姿,卻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裡,從此與蘭花結下不解之緣。

某個假日午後,徐醫師放下書本,從臺北市區一路騎乘腳踏車到陽明山散心,經過平等里時,忽然來到一個鳥語花香,流水淙淙的僻靜田野。面對眼前蒼翠蓊鬱的景緻,當時仍是學生的他,隨即許下願望,希望未來能在此定居。而當年這片緊鄰溪澗的偌大空地,現已成為「臺灣春蘭園」的主要園區,徐醫師與蘭花的奇妙緣分,彷彿是蒼天早就安排好的。

樂以忘憂 不覺歲月幾回過

儘管年過半百,徐醫師的體力可是絲毫不輸二十五歲的小伙子!除了一天三診超過十二小時的臨床工作外,還經常利用下班以後的寶貴時間參加植牙讀書會,好不容易回到陽明山的家中,往往已是凌晨一、二點鐘。然而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息,天空才剛剛泛起魚肚白,徐醫師又已換好衣服,神采奕奕地在蘭花園裡忙進忙出,為蘭花澆水施肥除草,或是埋首在實驗室裡研發新品種的蘭苗。他笑稱這是學生時代養成的習慣,過去準備高中與大學聯考時,經常熬夜念書到天明,直到現在,仍然只需要短暫的睡眠即可補足體力。

臺灣春蘭園目前設有七座蘭花溫室、二間幼苗培育場,栽植總面積粗估達八百坪,已培育出千種以上不同種類的蘭花,除原生種春蘭、寒蘭、劍蘭、君子蘭與蝴蝶蘭外,還成功將抱歲與春蘭雜交開花。蘭花古名為「蕙」,其含蓄幽雅的氣質,被譽為最能代表謙謙君子的氣質,然而也因為不易栽植,一株新品種的蘭花,從培育、試種到栽植成功,至少需要八年以上的時間。八年的時間看似漫長,但對種植蘭花已有四十五年以上時間的徐建成醫師而言,早已司空見慣。

家栽之人 傳承更待少年時

民國70年代,蘭花曾是國內最重要的外銷產品。臺灣因為氣候溫暖潮溼,生產出來的蘭花質量均佳,一度獲得「蘭花王國」美譽。然而隨著產業轉型,外銷光景不再,再加上民眾生活習慣改變,喜愛蘭花的民眾愈來愈少,年輕朋友使用電腦的時間卻愈來愈長,這讓徐醫師感到非常憂心,也萌生開放蘭園,提供蘭花教學與鑑賞服務的念頭。

為此,他特別在通往陽明山國家公園的主要幹道平菁街旁,設立臺灣春蘭園分館,目前軟硬體設備均已架設完畢,預計年底前即可正式對外營業。未來分館將以提供蘭花鑑賞與買賣為主要服務,本館則成為養殖、栽培的後送中心,並將視遊客需要,進一步朝觀光蘭園發展。

徐醫師感性地說,台北是高度開發的現代化城市,民眾的生活極其便捷,接觸大自然的機會卻也相對減少。對於習慣從網路快速汲取新知的民眾來說,種植蘭花其實並非難事,卻需要投入相當的耐心與毅力,一般想要入門,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這也是他最想和時下年輕人分享的,做任何事都不能一蹴可幾,必得按部就班地將馬步紥穩,才能品嚐成功的果實。

徐建成醫師栽植蘭花已有四十五年以上時間,本圖攝於臺灣春蘭園園區裡的其中一個溫室。
徐醫師與花農討論蘭花植栽相關問題。
花苗培育室裡,陳列架上滿滿都是蘭花幼苗,等到葉子變長,即可移植到花盆中。
移植到花盆裡的蘭花幼苗。
每天清晨巡視園區裡的蘭花,是徐醫師的必做功課,本圖攝於預計對外開放的臺灣春蘭園分館。
看似綠油油的蘭花葉片,其實暗藏玄機,有些還有線條、斑紋,是收藏家眼中的密碼。
特別種拖鞋蘭,原產地為東南亞。
特別種拖鞋蘭,原產地為南美洲。
受訪者簡歷/徐建成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士
中華民國口腔植體學會專科醫師
台灣牙醫植體醫學會專科醫師
台北市牙科植體學學會第13屆理事長
北台灣牙醫植體醫學會第1屆理事長
台灣牙醫植體醫學會第4屆理事長
建成牙醫診所院長
台灣春蘭園園長
養蘭生涯︰45年以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