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前進大陸行醫 實務教戰守則~前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長葛建埔醫師專訪

(記者吳佳憲、陳奕夫/台北報導) 

隨著大陸經濟起飛,帶動兩岸醫療交流的興起,也創造了新的商機,許多台灣醫療機構或企業,紛紛進場搶攻這一潛力無窮的市場。前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長葛建埔醫師,也是在這樣的氛圍下,於2002年前往華西口腔醫學院考察,順利取得該校碩士學位,並成為第一批考取大陸牙醫師執照的台籍牙醫師。

全心投入 「三本」缺一不可

「本人、本事、本錢,三者缺一不可!」葛建埔醫師舉大陸台商的順口溜說,想要在大陸市場站穩腳步,必得抱持壯士斷腕的態度全心投入,大陸市場看似廣大,但也存在許多不可預期性,倘若只是想一窩蜂地到大陸碰碰運氣,還不如留在台灣看健保,至少可以享受天倫之樂。

以他為例,2005年取得大陸牙醫師執照不久,即進入由日月光集團投資的上海景康預防醫學中心牙科部駐診,四年多來過著猶如「空中飛人」的生活,每個月至少有一個星期以上的時間在上海。為了趕搭早上七點桃園機場飛往上海的首班飛機,必須五點起床準備,而前一天可能為了公眾事務忙到凌晨二、三點。當他前腳一抵達上海,就必須立即轉車趕赴景康牙科部九點看診時間,中間毫無喘息時間,而這種緊湊生活,已持續了整整五年之久。

對於有意前往大陸「試金」的牙醫朋友們,葛醫師建議,大陸每個城市的風土民情都不同,充分的市場調查是必要的。以兩岸地區牙醫師看診的習慣為例,台灣牙醫診所一天看三診,上班時間從上午九點到晚上十點,星期日普遍公休;大陸當地診所,一天只看二診,卻是全年無休,連農曆年節也沒有休息。此外,許多大陸民眾對「牙科」的認知,仍停留在四十年前的台灣,如何有效溝通,或是成功區隔市場,考驗主事者的智慧。

大陸行醫 問題面面觀

據瞭解,光是上海地區的常住台商,即有五十萬人之多,若再加上鄰近江蘇、崑山地區的台商及家眷,人數更高達百萬人以上,在民生消費領域裡佔舉足輕重地位的醫療服務,也一躍成為新興市場,佔語言與文化之便的台資企業,紛紛出資搶進當地市場。葛建埔醫師所屬的景康預防醫學中心,主打客層即為當地台商及金字塔尖端的客層。

「若以診所的業績而言,景康預防醫學中心是成功的,但若純就經營模式而言,景康還有進步的空間。」葛醫師說,上海景康的服務對象以台商與當地尖端客層為主,仰賴台灣醫師前往當地看診,雖然立下典範,卻不是他們真正樂見的結果。理想的狀況應是由當地牙醫師看診,台籍醫師則退居第二線,負責教育訓練與品質控管。因為惟有當地人,才能真正融入在地文化,與管理者互相配合,達到互惠雙贏的局面。

除了經營模式必須調整,有意前往對岸市場「淘金」的醫師或企業主,必須正視大陸市場幅員遼闊、城鄉差距嚴重的問題,葛建埔醫師說,大陸市場存在無窮的潛力,但城鄉差距也非常大,以長沙地區的牙科市場為例,一顆瓷牙只收取三百元人民幣,折合新台幣約一千多元;但近在咫尺的上海市區,少數比較高檔的牙科診所,一顆瓷牙竟收到二千五甚至三千元人民幣,如果是全瓷牙冠,一顆甚至要價四千至八千元人民幣,換算成台幣高達十萬元以上。

中國大陸消費行為的特色,是貴精不貴多,儘管大陸富商不在乎花大錢看牙齒,但想要深入這個階層的市場,卻極為困難,這也是葛醫師當初選擇落腳上海,做為他前往大陸市場跳板的原因。「上海地區台商人數多,再加上崑山、蘇州工商區的台幹,短期內不怕沒有高級客層。」

中央控管 快速複製成功經驗

為成功導入台灣牙科醫療經驗,協助提昇大陸地區牙科醫療水平,葛建埔醫師所發起的台灣臨床牙醫聯盟、國際植牙聯盟台北教育中心,計畫將課程複製至大陸地區,過去幾年他獲邀成為講師,在大陸各重點省分進行巡迴演講,每場均能吸引三百人以上,這也讓他對當地的教育訓練市場深具信心,而且惟有採取中央管理,快速拓點的方式,才能有效深入市場,累積資源。

葛醫師強調,儘管兩岸三地普遍認為台灣的醫療水平高於大陸,但對岸各重要省分,仍有許多「重裝備級」的牙科診所,規模媲美高雄ABC牙醫聯盟,設有六、七十張診療椅,經營管理也不見得比台灣差。少數頂級客層的消費能力毋寧是驚人的,但對於不熟悉當地市場的人來說,卻很不容易碰觸得到。對大陸懷抱掏金美夢,就像好比拿著鏟子去礦坑挖寶一樣,你很難預期挖出來的是煤礦、金礦,或是血礦石,沒有痛下決心,具備「本人、本事、本錢」,是很難成功的。(文字/吳佳憲;影片/陳奕夫)

受訪者簡歷/葛建埔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士
美國東南大學企管碩士
中國四川大學華西醫學院博士候選人
美國紐約大學牙醫研究所植牙研習班創辦人
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長
國際植牙專科醫師學會副會長
台北醫學大學牙科校友總會會長
世界臨床雷射醫學會台灣總會監事
國際植牙專科醫師學會植牙院士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系植牙學分碩士班創辦人
國際植牙專科醫師學會台灣負責人(現任)
國際植牙專科醫師學會大使(現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