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培育後進 校友會任重道遠~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潘建誠總會長專訪

(記者吳佳憲、陳奕夫/台北報導)

在國內,各縣市牙醫師公會理事長的遴選,多由七院校牙科校友總會輪流推派代表擔任。儘管不具強制力,但校友會卻是牙醫師們參與牙科公眾事務的基礎。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長潘建誠醫師表示,過去校友會以促進校友聯誼,情感交流為主,隨著總額健保的開辦,以及牙科市場的改變,校友會被賦予更多責任,北市四校聯盟「台大、陽明、中國、國防」,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

緣起 前總會長一路提攜

潘建誠總會長表示,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的成立時間較晚,是國內「最年輕」的牙醫學系。民國六十九年創辦迄今,才剛過三十歲生日,校友人數約合一千多人。北市四校結盟,有助於資源共享,在公會體系裡發揮更大的影響力。而中國能與台大、國防、陽明等友校校友會結盟,則是前任校友總會長許忠明醫師大力爭取的結果。

潘總會長感性地說,許忠明醫師是他人生旅途中不可多得的良兄與益友。在許醫師的介紹下,當年初出社會的他得以認識矯正界先驅許必靈教授,學習最新的矯正技術。許醫師更是更帶領他進入校友會組織,一窺牙科公眾事務堂奧的重要推手。「我是在許醫師所奠定的基礎下,進一步拓展校友會事務。」

他說,校友會不像公會具有強制力,也沒有穩固的會費做為後盾,性質上比較類似聯誼組織,卻是公會運作的根柢。由於中國牙科校友會人數較少,為了擴大會員的參與面,許忠明醫師大力促成北市四校聯盟,以利資源分享,消息互通,慢慢地融會將彼此的理念與想法,發揮影響力。

人才培訓斷層 校友會共同現象

隨著公會組織功能的齊備,以及健保的開辦,牙醫師的收入與社會地位,均較過去有長足的提昇,但畢業校友們對於校友會事務的參與度,也隨之降溫。七大院校牙醫學系校友會幹部,均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

潘總會長樂觀地說,並非校友們變得冷漠,而是因為人都有一種「近鄉情怯」的可愛心理,總覺得步出校園後,若沒有掙得一番事業與地位,「不敢回鄉面見江東父老,」隨著大環境丕變,直接衝擊牙醫界生態,校友參與公眾事務的熱情也有回溫的跡象。校友會有義務提供校友最新的資訊,維繫校友們的團結,培養眾人默契,共同面對牙醫界與健保制度的變化。而這也是他任期內最想達成的目標。

相準網路世界無遠弗屆的潛力,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會,也在前任總會長許忠明醫師的主導下,成立校友會網站,透過網路與會員分享牙醫界與校友會的最新資訊。潘總會長說,牙醫師工作忙碌,但獨立網站就像24小時不打烊的店面一樣,哪怕下班回到家後已屆深夜,仍然能夠透過這個管道瞭解校友會的近況與活動。

教學相長 牙醫生涯更添色彩

從事牙科公眾事務已有一段時間,目前除了中國牙科校友總會長外,潘建誠醫師還兼任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中華牙醫學會理事等公職。一路走來,深深覺得,選舉是一時的,但做人卻是永久的。擔任公職最重要的,除了一顆奉獻回饋的心以外,能在這裡交到相知相惜的朋友,彼此教學相長,是他最大的收穫。課堂上的知識畢竟只是基礎,出社會以後學到的事物,才是最貼近臨床實務需要的。他非常感謝一路走來扶持他、牽成他的牙醫界先進大德們。若非當初許忠明學長帶他走進校友會,他的人生將無法如此精彩。

人一天只有24小時,在忙碌的臨床工作之餘,還得分神處理牙科公眾事務,潘建誠總會長坦言,在時間分配上確有不足之處。他現在一個星期在診所裡的時間只有三天,不足的部分,仰賴聘雇醫師與所屬醫療團隊分擔工作重擔。除了公務以外,潘總會長最在乎的仍是他的家庭。「孩子的成長不會重來,」他說,如何在家庭、工作與其他公務上取得平衡,考驗醫師的智慧,「時間畢竟是自己的,沒有人能代替你規劃。」潘建誠醫師選擇在工作上適時地放手,將多出來的時間留給牙醫同儕,以及他最親愛的家人。(文字/吳佳憲;攝影/陳奕夫)

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會長潘建誠醫師(左1)於北市牙醫師舉辦的北京參訪行程上,與北市公會理事長林世榮醫師(右2),代表北市公會受獎。。
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潘建誠醫師前往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參訪時留影。
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會長潘建誠醫師,於校友會活動上代表頒獎。
會員之間系出同門、血濃於水的特殊情誼,是校友會在運作時,無可取代的優勢與特色。圖為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潘建誠醫師(右1)於校友會活動上向來賓敬酒。



受訪者簡歷/潘建誠醫師

中國醫葯大學牙醫學系畢
四川大學華西口腔醫學院進修
台灣口腔矯正醫學會會員
美國Tweed foundation結業
日本LH矯正學會會員
中國醫葯大學牙醫校友會台北區會長
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總額會委員
台北市牙醫師公會保險會執行長
中國醫葯大學牙醫校友會總會長
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
中華牙醫學會理事
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國際會委員
元品牙醫診所院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