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藝術即生活 楊沛青醫師的彩繪人生

(吳佳憲、陳奕夫/台北報導)

楊沛青醫師作畫時留影。

自然界的變易有其物理次序,透過藝術家的工筆與想像,可以彌補現實世界的不足,達到移山倒海、神遊太虛的境地。從事繪畫創作30年時間的楊沛青醫師,從學生時代就迷戀於白色畫布裡無窮無盡的異想世界,儘管臨床工作繁瑣吃重,但透過想像與觀照的方式,仍然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創作出一幅幅景況悠然的山水國畫,以及生動活潑的素描與油畫,並將創作延伸到燈罩、杯盤、湯匙、陶瓷等器皿上。「生活即藝術,藝術即生活。」他說,藝術的表達方式,並不限於實體創作,牙科臨床工作亦然,換個角度看生活,宇宙萬物都有美的一面。

藝術創作 為心靈開一扇窗

楊沛青醫師說,他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喜歡繪畫,曾經代表學校參加比賽,在那個填鴨式教育的年代裡,成績是升學惟一的參考標準,學生背負沈重的壓力,透過繪畫,卻可以用不同角度看人生,彌補現實世界的空缺。緣自於個人對藝術創作的熱愛,畢業出社會以後,仍會利用臨床工作以外的瑣碎時間,前往師大美術系進修,有系統地學習構圖、色彩、透視等基礎理論,卻意外地為牙科臨床工作找到新的靈感。

他說,牙科醫師的養成訓練,本身就是側重手藝的,醫師們除了專業的臨床判斷與理論素養,更要具備雕刻的基礎、美學的素養、色彩學的概念,否則很難配合患者的外觀,製作出微妙微肖的假牙,或是透過矯正調整,創造患者獨一無二的微笑曲線。然而他並不建議醫師朋友為了工作方面的需要,有目的地進行藝術領域的深造,因為美的體驗是俯拾即是的。以他為例,他也像其他牙科醫師一樣,經常面對超時工作的壓力,往往下班已是深夜十一點以後了,然而回家路上,若是天氣晴朗,仰頭可以看到滿天星斗,讓人心曠神怡,彷彿全身的疲憊都將一掃而空。「生活即藝術,藝術即生活,重點在於有沒有用心去體會、去感受。」

彩繪人生 生活即是藝術

儘管身兼台北市牙醫師公會醫事委員會主委、北醫總校友會監事長等職務,但繁重的公務,並沒有對楊沛青醫師的藝術創作造成太大的影響。他說,藝術的美好之處在於體察現實世界,轉化為心靈生活的美好。他舉例,他很喜歡港口船舶隨著浪潮起伏的感覺,就像是人生一樣,總是有起有落,縱然無法經常前往港邊觀看海景,但運用想像與手藝,仍然能將心目中的這一份美好,變成一幅幅生動的藝術作品。

楊沛青醫師也喜歡從事山水畫創作,他特別欣賞水墨畫裡山勢曲折,雲在深處的曠古意境,彷彿透過繪畫創作,能將人類從現實生活中解放,來到畫裡的風景,與閒雲野鶴為友,與山林溪澗為鄰。為了與更多朋友分享其作品,他將創作媒材延伸至燈罩、杯盤、陶器等較具實用性的器皿上,如在湯匙上繪畫小魚送給朋友,勺起水,魚身隨著水影擺動,彷彿真的有一隻魚在湯匙裡遊戲一般。

「繪畫對我個人產生最大的影響,就是學習用不同的角度看人生。」楊醫師說,他剛畢業踏入社會時,有天趁著臨床工作空檔,與一位畫家外出寫生,到達目的地後,卻讓他大失所望,眼前盡是平淡無奇的景緻,很難畫出特別的作品。而他那一天無論是構圖、調色、下筆,每一個步驟都不順利。然而讓楊醫師意外的是,當他將目光移向朋友的畫作時,作品卻極為出色,而朋友所繪製的,則是石頭旁看似平凡無奇的青草,這讓他獲得很大的啟發,摒除成見,換個角度欣賞這個世界,眼前的事物將會變得更加美好。展望未來,楊沛青醫師計畫將近年來的繪畫作品做一系統性的整理,更預計於今年底舉行畫展,也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們共襄盛舉。(文字/吳佳憲;影片/陳奕夫)

對楊沛青醫師而言,藝術即生活,生活即藝術,美好的事物俯拾即是。本圖攝於其執業診所內。
藉由水墨畫作的創作過程,帶領楊沛青醫師一探心靈世界的美好(畫作局部)。
紅葉與瀑布,交織成一幅美輪美奐的山水工筆(畫作局部)
下方的飛鳥,襯托出瀑布寧靜曠遠的感覺(畫作局部)。
楊沛青醫師將創作媒材延伸至其他日常器皿,以期與更多朋友分享。圖左、圖右分別為燈罩、陶瓶。
盤子上的梅花彩繪,為平淡無奇的器皿,帶來盎然生機。
楊沛青醫師的山水畫作(其一)。
楊沛青醫師的直幅水墨畫作(其二)。

受訪者簡歷/楊沛青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士
長庚大學醫務管理研究所碩士
中醫藥大學中醫研究所博士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臨床教授
臺北醫學大學牙醫系臨床教授
國際AIC植牙教育中心臨床教授
中華民國口腔顎面外科專科醫師
國立臺灣大學醫院牙科部主治醫師
署立台北雙和醫院牙科部主治醫師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牙科部主治醫師
臺北醫學大學校友總會秘書長
臺北市牙醫師公會醫事會主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