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總覽‎ > ‎

2010全聯會南印度義診回憶錄

(圖文/楊旻侑醫師、牙醫全聯會)

編案

對醫療資源落後的地區來說,義診可提供當地民眾及時的幫助,對醫護人員則是醫德的具體實踐。西藏流亡政府居民、喇嘛散佈居住於印度偏遠地區,醫療資源匱乏。牙醫全聯會基於人道援助精神,與NGO i-ACT (台灣國際醫療行動協會)、陽明醫學大學及國泰醫院,長期於北印度屯墾區拉達克,南印度屯墾區Bylakuppe、Mundgod長期口腔醫療保健服務計畫,以下文字記錄2010年第一梯次的南印度Bylakuppe義診行程,由芬園楊牙醫診所楊旻侑醫師與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提供,特此致謝,並謹此向廣大熱心公益的牙醫朋友們,致上最高之敬意(編案)。


本文

經過一波多折,我們終於成行,跟國內義診不同的是,此行牽涉到印度的外交(簽證),內政(屯墾區屬保護區,須特別申請核准才得以進入),衛生行政(外國醫師執照認可),地區經濟(義診把蛀牙都處理好了,當地牙醫診所就沒生意可做了)還有印度的海關,一來多人成團持觀光護照自由行,二來目的地是屯墾保護區,其三是攜帶太多的行李,光是移動式牙科治療台及各式器材就裝了十大箱,外加個人行李,頗有跑單幫的架勢,海關不刁難都難,在全聯會、國泰醫院牙科部、國際醫療行動協會及各位熱心參與的牙醫師同心協力,終於完成此次任務。

四月三日中午桃園機場集合,行李超重早有經驗,事先已與新航協調寬容,平均每人35公斤,但還是超重,繳費才得以登機,經由新加坡短暫停留,轉機飛到南印度科技大城班加洛爾(有印度矽谷之稱),已是晚上10點,一行人浩浩蕩蕩,行李大包小包,異於一般觀光客,膚色一看不是印度阿三,「印度海關」二話不說,攔下來盤查一番,幾經交涉,找來國際醫療行動協會廖敏倫小姐,證實我們是南卓林屯墾區寺院邀訪的貴賓,才得以放行,這一折騰又耗了一個多小時。剛鬆一口氣,問題又來了,接機的箱型車不大,行李又多又大,而且人也超載,在印度人看來,或許不算什麼,稍微擠一下,6、7個小時,很快就到,天啊!還好大家都很熱心,修養很好,入鄉隨俗,在印度嘛,就做個快樂的印度阿三吧!

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到南卓林黃金寺(Golden temple)附設小學幫小朋友義診,診療項目包括填補、拔牙、洗牙、根管治療、假牙製作、窩洞封劑。大家會納悶,世界何其大,何以選此地義診,筆者初次參與海外義診,根據全聯會口衛副主委張錦隆醫師的介紹,讓我們了解,南印屯墾區的醫療計劃是一長期的醫療援助,不同於國內的即興式或廟會型義診,這項援助計劃除了給魚吃,也給釣竿、釣餌,還教當地喇嘛如何釣魚,說來話長,難不成要我從達賴離開西藏來到印度開始講起,西藏屯墾區(該說難民營,比較恰當,住下來一段時間,比較安定,沒有戰火的),有點像泰北,說是三不管,但也不是,畢竟地是印度無償提供,在印度境內,歸印度管轄,居民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子民,也是中共的老百姓,公婆俱在,晚娘臉色更難看,說福利沒福利,說福氣只有自求多福了。

南卓林小學約收容1500名各年齡層的青少年、少年,全部是男僧,根據先前的田野調查,約有800人有牙齒治療須求,另外女尼學校約收容500名女孩,出發前原本計劃治療500名,但因各項外在因素,諸如電力不足、蛀牙太多顆、機器過熱,導致最後只治療不到300名小孩,說到電力不足,據說當地每天只供電七到九小時,早上5至9點,晚上7到11點,中午來個一、二小時,沒有電時,只好自備發電機發電,所以所有的義診幾乎全部都靠發電機供電,牙科壓縮機屬耗電的,因此常有跳電現象,那只好中場休息囉。

南卓林小學全員住校,宿舍即教室,用餐時間也在宿舍,看官們您能了解吧!生活起居全在那一張床板,生活條件比電視所見牢房中人好不到哪去,搞不好還差些,但童稚的臉孔卻充滿純真的笑容,幼小的心靈似乎比平常人早熟些,義診過程不曾有小孩哭叫,少了父母照顧,小朋友顯得異常堅強,在這裡能溫飽,能學習,真是阿彌陀佛,感謝上帝。筆者曾細心觀察並拍照存證,用餐時真是一簞食一瓢飲,一大盤白飯只淋上少許醬汁,,沒淋到醬汁的白飯就“白吃”了(因沒有配菜),據說這裡的小孩每周只吃一顆蛋,這一顆蛋還得感謝以前的某一田野調查團,調查發現這裡的小喇嘛(小學生)蛋白質比平均值低很多,才向寺院爭取額外撥款加蛋。臨別時,大伙也自由樂捐,最感謝兩位醫師陳慶輝醫師及楊銘錄醫師各另捐一百美金,指定給小朋友再加一顆蛋。

此行除了幫南卓林小學的小喇嘛及女尼做口檢義診及衛教外,也指導色拉傑醫院的牙科喇嘛做根管治療、不銹鋼乳牙冠的使用、及樹脂牙冠牙橋的製作,示範製作全口假牙的整個流程,並協助埋伏牙、水平智齒的拔除。另外也到西藏兒童村(TCV)參訪,並協助TCV內牙科治療台的維修,看似簡單的維修,卻因工具及耗材的不足,幾經奔波,才得以克難的完成。

南印屯墾區收容了十多萬難民,但因達賴喇嘛不住在這裡,所以所獲得的關愛的眼神及資源,相較北印度達蘭莎拉(收容約2、3萬人)更是匱乏,雖然也有少數外國關懷團體,長期默默在此行善,但親眼所見,只能說:空乏的軀體卻懷有滿足的心,差可形容,我們此行只能算是人類救贖行動中的一點點,畢竟遠水難救近火.筆者衷心期盼,喇嘛出世修行外,也當入世奉行救世教義。此行曾安排大清早參觀色拉傑寺院1800名喇嘛用早餐(每人吃四兩麵粉做成的無油白烤餅,配上一碗奶茶)及晚上的大辯經,場面很壯觀,但若牙痛起來可不好玩,還好近年來國內牙醫團體幫忙建立牙醫部門,又捐器材又教導技術,(也有其他外國牙醫師的協助及捐贈),在此祝福南印屯墾區的居民,雖是處在無牙醫鄉,但可免於牙痛之苦。

後記:筆者曾打趣說:應組一團全聯會牙醫子女的南印屯墾區體驗營,或禪七營,實地體驗一後記:筆者曾打趣說:應組一團全聯會牙醫子女的南印屯墾區體驗營,或禪七營,實地體驗一下難民的生活,但據說當地喇嘛並不贊同,原因無它,怕污染了小喇嘛純潔的心靈,整天吵著要肯德雞或麥當勞,那怎麼辦。即便牙醫師帶去的牙刷、牙膏及小贈品,喇嘛也不希望我們做散財童子,教壞當地小孩,誘導物慾的渴望,最後我們集中物資捐給學校做整體規劃運用。個人所見,容有差池,也希望各位讀者,本著人飢己飢,牙痛己痛的精神,下次一起去修行吧。(以下為義診部分照片,更多照片,請參考Slide Show影片)

義診團隊拜訪色拉傑委員會,左一為張錦隆醫師,中為作者及三位格西,右為羅界山主委。
格西(漢譯善識,在當地的地位類似佛學博士)致贈哈達(長方形絹布製成之禮敬法器,表示敬意的吉祥之物)。
南卓林寺院小學,小喇嘛裝飲用水。
義診醫師在色拉傑醫院牙科部示範教學,樹脂牙冠牙橋製作。
圖右為色拉傑醫院牙科負責人,也是委員會四位格西之一。
義診結束後,和南卓林寺院小學校長及教職幹部座談,張錦隆醫師致贈全聯會伴手禮給校長。









後記-義診成果簡報

西藏流亡政府居民、喇嘛散佈居住於印度偏遠地區,醫療保健方面相當缺乏。近年來本會基於人道援助與國內NGO i-ACT (台灣國際醫療行動協會) 、陽明醫學大學及國泰醫院在北印度屯墾區拉達克,南印度屯墾區Bylakuppe、Mundgod進行長期口腔醫療保健服務計畫,希望對西藏流亡政府居民、喇嘛口腔健康有所助益。

本計畫執行時間第一梯次為2010年4月3日至4月11日,第二梯次為4月17日至4月25日,計有全聯會及國泰醫院牙醫師13名及牙醫助理3名共同參與。

計畫執行治療對象主要為僧院(包括女尼)4年級以下學生,經口腔篩檢完成後共計有242位接受口腔治療,其中男僧童為183人,女尼為59人。

治療項目主要為全口洗牙、填補治療、預防性溝隙封填治療、根管治療及拔牙等;其中以填補治療為主,有151位學童接受填補治療,共計474顆,平均每位學童有3.2顆接受填補治療。其他治療項目治療人(顆)數分別為:全口洗牙20位、預防性溝隙封填治療179顆、恆牙根管治療6顆及拔牙治療52顆。

(圖文由楊旻侑醫師、牙醫全聯會提供,特此致謝)

Comments